张翔玲- 承载春播秋收的记忆 神秘女主播讲应城故事-应城微讯

2019年03月15日   admin   7人浏览   0人评论

张翔玲| 承载春播秋收的记忆 神秘女主播讲应城故事-应城微讯

张翔玲
点击上面绿色按钮收听
在应城市田店镇潘马村,“陈春安”这个名字绝对是家喻户晓,这个名字,连接着一些老物件,扬叉,掀棚,链枷,秧马,犁,耙,水车,风车……它们都是陈春安的作品。这些老物件,有的还在使用,有的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,或封存于农户家中,或消失于岁月的烟尘里,但只要一提起“陈春安”,它们便一个个活过来,在人们的谈论中粉墨登场,以拙朴老旧的形象,向我们讲述着过去岁月中,那些有关春耕秋收的记忆……

陈春安住在潘马村小潘塆,与村委会同一个院子。陈春安做的农具,扎实顺手,经久耐用,这让他在田店乃至邻近京山安陆,都有名气。
农具看似粗物,实则精巧,不是随便哪个木匠就会做。农具追求的不是好看,而是实用、好用又耐用。且农具大多曲里拐弯,并非横平竖直。做农具,须经长年累月的磨练,参透农人、农活与农具的关系,就地取材、依材下料,方可打制成一件件得心应手的农具。

陈春安生于1946年,祖籍京山。早年,父辈到田店种租田,落户潘马村。田店地处应城西北,与京山交界,大富水穿境而过,田畴广阔,土壤肥沃。这里的人们,自古以农为主,靠田吃饭。
“生在旧社会,长在红旗下”的陈春安,年少上学读书。可他说,自己不是读书的料。放学回家,书包一放,就喜欢去看同屋的秦木匠做木活。
秦木匠名秦洪坤,本应是个篾匠。当学徒时,特贪玩。篾匠师傅见他野性大,不专心,成不了器,把他赶回了家。秦洪坤是个有心气的人,他决计做个出色的手艺人,让师傅瞧一瞧。于是,放弃学篾活,改学木活,也不拜师,而是十里八乡看木匠做手艺。天资聪明的秦洪坤下了恨心,回家后就照着模仿,慢慢摸出了门道,给人打家具或农具,全不在话下。
要说起来,这秦木匠与陈家,也算老亲戚。解放后分房屋,陈、秦两家分得共天井的前后屋。秦家厢房外天井边,摆着一条长凳,那是秦木匠的工作台。长凳的一头有个铁卡子,叫“八字前头”,刨木料时起固定作用。条凳边,散放着工具:大小刨子,锯子,斧子,凿子,羊角锤,牵钻,墨斗,三角尺,折尺等等。在陈春安眼里,这些都是特好玩的玩具。

陈春安得空,粘在秦木匠身边,看他做木活,最喜欢看刨木料。只见秦木匠两腿分开侧站长凳边,将木条抵在八字前头,手握刨子,用力前推,随着声响,白花花的刨花,落在地面。转眼间,毛糙的木料变得光滑而平整。陈春安觉得很神奇,看得多了,就忍不住“动手动脚”。他摸摸这个,动动那个,有时候,趁秦木匠不在,也在长凳上刨木料,看刨花。秦木匠见了,也不阻止。
17岁那年,陈春安没考取初中,回家了。对今后干什么,他没想那么多。姐夫到家里来,跟父母建议让他跟秦木匠学手艺。陈春安很不乐意,他觉得,好玩归好玩,果真当个手艺人,吃亏。姐夫读过书,有见识,在家中说话有分量。姐夫说,父母身体不好,靠生产队的工分养活一家人,实在困难。大家说了许多学木匠的好处,陈春安没办法,就这样“上了笼套”。
学艺要拜师。父母跟秦木匠一说,秦木匠喜在心头。家里置办了酒席,还请了生产队一干有头有脸的人作陪,算是拜师了。

拜师学艺,从基本功学起。俗话说,“一料二线三打眼”,衡量一个木匠,就看其下料、画线、打眼的功夫。下料,首先要合理选材,以至劣材巧用;还要留有余量,宁长勿短,宁大勿小,所谓“木匠不怕长,铁匠不怕短”是也。刨料则要求直、方、平,单眼从料的一端望另一端,如为直线则直,验之合矩则方。料材刨得合格,以后线才能划得准。画线,要求精准,才能保证加工的精度。打眼则要方正、垂直,这样榫接时严丝合缝。这不仅体现一个木匠的手艺高低,更关系成品质量的好坏。
木匠的操作工序,主要有刨、凿、锯、削、砍等。光是刨的操作,就有粗刨、细刨、净料、净光、起线、刨槽、刨圆种种。把木材表面刨光或加工方正,叫刨料。木料画线、凿眼、开榫后再刨,叫净料。结构组合后,整体刨削平整,叫净光。推刨子,两只胳膊要伸直,刚健有力。不管木材多硬,重推轻拉,端平刨子,走直路子,起始和终端,刨子不能仰头或低头。“前要弓,后要绷,肩背着力往前冲。”刨的时候,在前的左腿要稍弯曲,在后的右腿要绷直,用力后蹬,双肩两臂和手腕同时发力向前推。
在这里,有许多技艺口诀。至今,陈春安依然清楚记得这些口诀。他说,那时候,师傅带徒弟,就靠这些口诀口口相传,用心琢磨领会的徒弟,一边学一边练,就练出了基本功。
当学徒,只能混个肚子圆。可是,自学徒起,陈春安就挑着木匠工具,跟着师傅做乡活,俗称“转挑子”。他们常在田店及安陆、京山一带转挑子,上门给东家打农具,打家具,箍盆子,扎篾篓。师徒二人,既是木匠,又是篾匠,还是箍匠、油漆匠,什么活都做。东家对手艺人很尊重,好吃好喝地招待,工钱归师傅。跟师学艺长了,陈春安感觉,手艺人,蛮体面。
秦师傅体谅陈家的困难,带了不到3年,就让陈春安出师赚钱养家。那时候,生产队抢劳力,不愿放人出去做手艺。硬要外出做活,就向生产队交副业钱。木活一天,工钱2.5元,交队里2元,自己只能落五毛钱。即使如此,陈春安还是觉得有落头。
外出做活打家具,也打农具。农具有小、中、大型,如掀捧、扬叉、冲担、扁担、压锤、秧马等,就算小农具了。农具用长了,有坏损。无论打新农具还是修旧农具,陈春安也不计较。

木犁,常用农具,也是大农具。木犁分犁辕、犁底、千斤扳、犁梢和犁壁、犁头等。犁壁和犁头是套在犁上的铁制器,其余都用木料制造。犁做得好不好用,犁的深浅(犁辕前端至地平线的距离)、犁的横直(犁辕前端至犁辕水平中心线的距离)及犁腹尺寸(犁辕弯势至地平线的距离)必须合适。这3个尺寸,不能马虎。
陈春安说,做木犁,一半选材,一半制作。犁是受力的农具,它要求材质承受力强、有韧性、变形小。用材最好在冬天采伐,此时树已收浆。树木采伐后,要经水浸泡,然后让其自然干。楝树存放时间可短点,樟树或榆树等,最好存放两三个月再加工。


长按识别 别有洞天
小城故事往期阅读
应城老铁匠的漂泊岁月(上)
应城老铁匠的漂泊岁月(下)
应城老窑匠半世纪的坚守(上)
应城老窑匠半世纪的坚守(下)
神秘女主播讲应城故事 | 百年手艺两代人(上)
神秘女主播讲应城故事 | 百年手艺两代人(下)
小城故事:说说应城木匠村的那些事儿(上)
小城故事:说说应城木匠村的那些事儿(下)

标签:
网站分类
文章归档